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大愛新聞_88莫拉克 災後總體檢_暴雨加地質鬆動 神木村土石流夢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XXxQLcEifc


南投縣信義鄉神木村,在莫拉克風災後有了明確的搬遷計畫,事實上早在十四年前賀伯颱風來襲,神木村累積雨量超過一千毫米,山區土石崩塌引發土石流,當時就有人建議神木村應該遷村,後來九二一地震發生,山區地質更加脆弱,從此神木村只要一遇大雨,土石流夢魘就揮之不去。

這是莫拉克颱風在神木村肆虐的景象,暴漲的愛玉子溪,夾雜大大小小的石塊,無情的土石流,不斷往前吞噬。風雨過後,下游的和社溪佈滿一個個比人還高的大石塊,一年過去了,通往神木村的道路還是只能在溪床間穿梭。

人和溪水共走一條路,土石流帶來的威力,讓怪手再怎麼疏濬,也清不完整條溪床的土石,究竟神木村的土石流是怎麼發生的?我們帶大家找原因。

透過3D立體圖清楚看到,神木村位於出水溪、霍薩溪和愛玉子溪的匯集口,十四年前的賀伯颱風,神木村累積雨量超過一千毫米,出水溪爆發土石流。

中興大學水保系主任 陳樹群:「土石流的原因,主要是要坡度很陡,還有豐沛的雨量,更重要的一點,它必須要有豐富的土砂來源。出水溪這個區塊,從上游面一直到兩側,發生大量的崩塌,也就造成了在神木村開始它的夢靨的開始,產生大量的土石流。」

山區土石崩塌,有的順著溪水往下游搬運,有的堆積在上游,正當大地進行自然復育,卻來了一連串天災。

中興大學水保系主任 陳樹群:「這個區塊大部分都是屬於砂頁岩複層的現象,也就是它地質年代非常的年輕,岩層也比較破碎,很不幸,到了九二一地震的時候,又把這個山體再次的搖動,緊接著又來一個桃芝颱風,這些破碎的山體被豪雨淋洗。」

脆弱山體遇到了豪雨,出水溪、霍薩溪、愛玉子溪,上游的崩塌面積越來越大,新舊崩塌石塊成了不定時炸彈。

中興大學水保系主任 陳樹群:「這些大量的土砂從山上帶到了神木村,淤積在神木村,整個和社溪的溪床,因著溪床的淤高,再加上河川的擺盪,讓整個溪面就擴寬起來了,那麼溪床的擴寬,(大雨一來)就相對的影響到兩岸居民居家安全性。」

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 陳振宇:「神木村這邊的警戒雨量是兩百五十毫米,我們事實上在雨量達到一百三左右,就會開始收到簡訊,我們就會針對這個地方做一些防災的動作。」

土石流觀測站透過高科技儀器,把收集到的數據匯集到資料接收庫,再透過衛星天線,及時傳輸到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

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 陳振宇:「防災工作上面很重要一點觀念,就是說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但是要做最好的準備。在整個防災上面,我們常常強調就是,要做一些事前的疏散,為什麼呢?因為很多災害來臨的時候,事實上要做臨時的疏散會來不及。」

防災靠預警系統,還要靠生態工法,林務局在崩塌地源頭進行植生復育溪流整治,試圖縫補破碎的大地,無奈還沒等到傷口癒合,老天又在傷口灑鹽,重建工程不斷上演。

南投林管處副處長 陳耀榮:「這個經費假如投入太多了,跟我們等於說成本來算的話,有必要給它休養生息,甚至考慮這個部分的民眾可以遷村,遷到異地去。」

人定終究不能勝天,神木村已經發出休養生息的怒吼,要是再反其道而行,大自然反撲的力量將會像無底洞,永遠填不完。

類別:
非營利組織與行動主義

標籤:
88莫拉克災後總體檢莫拉克颱風南投信義神木村土石流遷村愛玉子溪陳樹群賀伯颱風陳振宇水土保持局水保局生態工法陳耀榮921
張貼留言